the ying-yand symbol

驱逐和遣返

政府驱逐中国海员的法案
1945年10月19日, 英国内政部以 "一个对利物浦不良的因素' 為理由,采取行动駆逐中国海員出境。

政府使用的理由是毫無根据,与当地警方和報章的報告完全相反
,警方甚至称讚中国海員基本上是奉公守法的公民。而搜查当年代報章檔案時, 我们亦没有發現任何有関海員对当利社会不合法的報導。

從当年同期间的一份内政部記錄指出顯注的理由,主意是利物浦戦時很多楼宇被炸毁,
市政府極須取回中国海員的住所,以幫助解決戦後房屋供应短缺问題。

由于政府缺乏足夠理由,要强迫遣返受聘的海員,必要使用更改入境條例以確定他们个别畄港限期。超
逾离境限期者被警方拘捕,觧禁离境。根据1945年11月29日HOLT船務公司内部通告指出,
英戦爭交通部和中国大使館双方承諾,岸上等候上船工作的受薪期海員,要依照條例被遣返原地。

我们父輩对强迫遣返的多方面誤解

根据1945年10月30日内政部檔案,除了单身海員逾期後被强迫遣返处,
已经和英籍女性結婚的海員並不包括在内。在另一檔案指出,已婚海員亦包括在内,
但要視乎个别情况作為决定。

官方的予盾並没有阻止遣返行動,据文献館檔案纪錄,第一批被遣返的海員,
早在1945年12月10日前已被迫隨船离境,而官方則指定海員可等候至此日期後才被遣返。

同期间,已婚海員亦受壓カ阻止他们在岸上受聘于其他于工作。而船務公司继續削減中国海員的薪金。据
利物浦入境事務官 J R Garstang 致内政部抗議書,他指出中国海員被迫接受削减薪金,收入比戦時少却一半,任
何巳婚海員绝对不可能以此收入在英国养活他们英籍妻子。就算被迫隨夫遣返回中国,
所得收入也不足夠在中国过活。

内部部官員S E Dudley 反对這一行動是强迫遣返,他指訴海員招募经理,促意削减有英籍妻子的海員,他们全部是拒絕被遣返,或
拒絕接受前往東南亜停泊。

我们的双親就在這些混乱情况下被迫离開英国。

官方纪錄無可考察

官方的纪録中,遣返人数亦無可考察,内政部纪録中只有117人被遣返,一纪録是59人,另
一纪録是574人。其中有22宗有関74对夫婦同意接受遣返,但並未註名這一批人的身份,
或証實他们是否返回中国。

至于一些与英国女子同居或法例批頒後立即合法结合的海員,他们須然已生下兒女亦被迫遣返,
官方纪錄須然提及這些海員不包括在遣返人数内,纪錄上指出有两三宗是要等待審轄,
但却没有文件証實他们的下落及官方最後決定。

巳婚者是否逃离遣返命運?

不少嫁外籍的英国女子,她们亦失去公民身份,除了失去公民扠利外,所受限制和外籍人仕一样。我
们的父母,过去日常出入必須携帶外籍人仕身份証明書。

至于一些生下子女而仍然保持英籍身份的女子,她们所付的代價与已婚英籍女子無異,同居的海員,
亦逃不出被遣返的命運。被遣返後再没有机会返回英国。

一去不回的男子

根据英国内政部檔案,1946年3月23日報告紀録上共有800中国海員被遣返,其中有231人被搜索拘捕。
至同年7月11日,1362人包括四个月前的800人在內全被遣返,
其中有十五宗是经过两日搜索後被捕的海員在内。

官方的爭辨与事實相反,報告中指出,没有任何与英籍女子结婚及生下子女的中国海員被遣返,証
据指出,一名有三个子女的海員被拘捕後,駆逐出境。官方和船務公司共同行動之下,在1946年中旬
,這些男子便一去不回。

官方遗忘檔案
根据内政部官員 C Parkinson 的報告纪錄,一些与英籍女子合法结婚的中国海員,在1945年9月1日前,他们如果不願返回中国的話,官

方以此日期為限,允許他们在岸上受雇于其他行業內工作和继繢準許在英国居畄。
報告中提議,利物浦入境事務官員,有杈審轄个别海員与英国女子的婚姻是否合法,
然後批準海員有資格畄岸工作。

在表面上官方在事後的美化提議,似乎给海員特别优惠,而事實上早在報告頒發之前,
海員们已被迫离開了他们的妻子及兒女。事件经过,因没有导致任何政治影响,這
一件悲悽事件從此便被遺忘在官方的檔案内。


site/hosting: codeview